阿坝州委宣传部 阿坝州文明办 主办

阿坝羌寨养蜂人

    高山之上、云朵之中,隐藏着一座名为增头寨的古老村落。5月,是采摘樱桃的时节,远离被自驾游客塞满的国道,记者从理县出发,沿着蜿蜒的盘山村道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终于到达了静静地“挂”在高山之上的桃坪镇增头村。

  在这个被摄影爱好者认为至今保存着最古朴风情的老羌寨里,记者采访中遇到有一位养蜂50余年的羌族大爷。他在海拔2300米的高山上照看着80多个蜂箱,盼着开上网店和修好公路,让更多的人品尝到原汁原味的高山原生态蜂蜜。

  增头村由下寨、中寨、上寨等5个自然村组组成,海拔在2300米上下。这里的民居建筑历史悠久、羌韵浓烈,外观鳞次栉比、魏然壮观,走进一看,主体都是就地取材的石头、泥土和柏木等天然建材。

  顺着嗡嗡的蜜蜂翅膀振动声,记者走进了71岁的羌族大爷周道善家,当地体量较大的一栋民居。老人说,最近是虫草采挖季,村民大部分都外出挖虫草了,他年龄大了,还要照顾80多个蜂箱,就留在家里。

  面朝终年积雪的高山,背靠药材资源丰富青山,加上近年来政府引导发展的李子、樱桃等经济作物种植,村民脱贫致富的渠道越来越广。但周大爷和自己儿子周德恩最放不下的还是养蜂这门手艺。

  说起养蜂的经历,老人滔滔不绝。他向记者展示了一本充满皱褶的《养蜂手册》,目录页上用钢笔注明了购于1965年。“这是我当年用自己掏钱,在汶川县城新华书店购买的,这本书讲得很全面,对我影响很大。”

  从那以后,周道善成为公社里第一个用现代方法养蜂的人。但在改革开放前,他还不能规模化养殖,“一般就一两个蜂箱,如果蜂蜜卖给私人,就是搞资本主义,要挨批。”

  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,周道善名正言顺地发展起了自己喜爱的副业,还把这门贴补家用的手艺无偿传授给感兴趣的村民。

  “九十年代前,山上没有公路,只有步行下山的小路路,背着一百多斤的蜂蜜下山,十天半个月才能卖的完,那时候三等蜂蜜才8毛钱一斤。”随着通村公路的打通,儿子周德恩经常都会骑着三轮摩托下山向桃坪游客出售蜂蜜。

  虽然家里有80个蜂箱、年产蜂蜜数百斤,但相对于一些种植果树的大户和采挖虫草能手,每年养蜂收入并不算高。“和流动养蜂相比,定地养蜂的蜜源都在寨子周围,蜂蜜产量和当年的气候有直接关系。”周德恩说,高山养蜂很辛苦,成本不低,蜂蜜的售价可达60元/斤,但拿到山下路边销售时,一些游客要么嫌贵,要么怀疑掺杂使假,因此销售量水平很不稳定。

  “养蜂几十年,离不开这个手艺,我们也相信,人们会逐渐认识到原生态高山蜂蜜的价值。”父子俩告诉记者,高山上出产的蜂蜜,远离农药污染的蜜源,是真正的无公害产品。就在记者采访时,一位从成都慕名而来的摄影爱好者,试着品尝了一口后称“口感就是不一样”,马上买了三斤带回成都。(记者 钟振宇 徐中成 文/图)

责任编辑:唐弋涵

推荐阅读 »

图说文明